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

我的争---杨雨岩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年06月21日
爸爸有个同事,他女儿很厉害。
她在西某大附中读书,可是个好学校呢,爸爸这么说的时候,向我投来看不清的目光。我立刻低下头,心里一阵猛兽似的咆哮,脱口而出的却是:“嗯,真厉害。”
我总会平衡自己说上帝开门关窗的事,但见着她我是不服的——微信朋友圈里她的文章,她的书法,她的稿酬,还有她文秀儒雅的外貌,都如此让我不平。
印象最深的是她有一天发了一条:“稿酬伍佰元整。”下面付了个稿酬的图片。妈妈开始数落我,并顺带侮辱我的爱好。我就像《无人看见你的忧伤》里的弟弟,几年来都存活在她的光环下。我不服啊,我得争啊!你问我气不气,我气,但我可不能生窝囊气。
我就开始了自己的争。
 “稿费伍佰元整”用的旧字体,很会玩。我因为爱好的缘故,唯一擅长并且可以获得稿费的地方就是网络了。我便开始找一些有相同爱好的编辑。写过一段又一段的审核稿子,也经历了被闭门拒绝的事情。终于有一天被接受,在写正式稿的时候我激动得双手颤抖,用手机的九键几乎输错了大半。我是最快交稿的那个,在一气呵成千千万万次改动之后。我赚到了自己的第一笔稿费。之后我又争取到了许多工作,虽然是爱好稿酬少些,有时甚至没有稿酬,但我因此进步了许多,在各个方面都有了显著的提高。我有一天看到小本子上的记账,突然发现我也赚够500块了,与她的争,终于扳赢一回。
我渐渐沉浸进去自己的世界了。有时我再看见那位爸爸同事的女儿秀她的作品,但我已经心平气和了,因为我知道我的满足与她不同,我的争也有了意义。
最终我也想来,学校好也没什么,稿酬多也没什么,才艺,技能,也都没什么。我应该为了自己而争,为自己的爱好而争,为过去的自己而争。
还不是为了伍佰元。
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